极度杂食的生物(各种意味)
寂寞冷CP俱乐部会员

★绘党,最近为了产粮也在码字了
★No game,no life.
★摔死在东方坑,SLM本命
★养老提督,咸魚御主
★涉猎领域和作品族繁不及备载
★Marvel党,主MCU
★沉迷地球online,下线产出时间少

【东方】物归原主 肆

【东方】物归原主 参

肆、

夜里一轮明月照映着庭院,月光点缀了辉夜细心照料的盆栽,池子里的鱼争先恐后地吃着从天施舍的饲料,随即惊鹿「咚」的一声又让它们一哄而散。神子穿着一席雪白的病号服,披着玄色的外衣,投下新的碎屑,鱼群再度蜂拥而上。

可惜屠自古还是没心情欣赏这些。

太子大人失忆了。这句还不足以诠释完整的情况。

「丰聪耳殿下,您听得到吗?」

「…听到什么?妳是…?」

「我是您老婆~芳香是您的孩子~看,很可爱吧?芳香快叫爸爸~」

「爸爸~」

「霍青娥妳在胡说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太子大人,是我布都啊!!」

那荒唐的对话最终在屠自古「大发雷霆」下结束,但也表露一件事。

太子大人「听」不到了。这还是不足以形容。

从那天之后,大概过了一个半月,神子连最基本、入门弟子都会的道术都还放不出来,当然记忆也是一点进展都没有。这让一开始还大叫着「不管太子大人变得怎样,我都会跟随妳!」的布都也开始急了。

屠自古倒是看得比布都开,听不到欲望就别听了,只能听一人说话又怎样,以前的太子大人还得戴耳罩隔绝多余的声音,现在这样多清净?道法不会就算了,普通人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那死神找上门的话怎么办?」布都的话让屠自古无言以对。身为亡灵的她,都忘了仙人为了对抗死神每天要做多少修练。

仙人的体魄比普通人类强壮许多,从神子只躺了几天就可以知道,但后面的复原期,不知为何非常地不顺利,更别说要让手动刀了。屠自古去问了大夫,永琳也只摇头说急不得。

太子大人不只失去记忆、没了能力、还丧失力量,更追加了病弱属性。

上礼拜布都讲到这里忍不住抱着酒瓶,趴在桌上痛哭,她叫嚷着太子大人只剩下我们了。屠自古也不回什么,就任凭她喝得酩酊大醉,她也知道布都压力很大。

没了神子的支撑,仙界迟早会崩塌。为此布都只好将所有家当,连同大祀庙一起移出仙界,将它缩到只剩保管灵异珠的空间,以便她维持。光是维持布都每天就精疲力尽,可见神子原来的力量有多强,然而现在的她连个普通人类都能取其性命。

除了维持仙界,布都还要应付有增无减的信徒。明明太子大人变成了这副样子,为什么求道的弟子反而增加了呢?布都也是看了报纸才知道。

「文文。新闻」人里版写了神子身负重伤打败了威胁幻想乡,连博丽巫女都难以招架的凶猛妖怪,奇迹生还。这样写对天狗有什么好处?布都还不晓得正是自己要胁文,不准暴露太子大人下落的关系,她又去找了这个黑发鸦天狗记者。

「我都写褒的还不成啊,多点信仰不是好得比较快?」

太子大人又不是守矢家的土著神! !布都恨不得一把火烧了她。

非常讽刺地,那些弟子们开始把神子当活菩萨拜,布都实在撑不住,青娥更是靠不住,再说她又不知道去哪了。总之布都干脆把弟子们都请回家,反正太子大人一开始就对收集信仰没兴趣,她或许想要的是人心。面灵气事件也只是职业病发作,而门下的弟子仅仅叫他们打杂、做无谓的修行而已。

之后那些疯狂信徒在人里擅自宣扬起道教的美好,布都也不想、更是没心力管了。

神子还得在永远亭修养好一阵子,屠自古在大祀庙挖了几样当年的陪葬品当作租金,跟着她一起在永远亭暂住下来。这里好竹好兔好风水,又有结界保护,神子的安全更多了层保障。辉夜也乐此不疲,反正客房多的是,增加几个人陪自己消磨时间有什么不好?还有新的收藏,真是一举数得。

只是这样下去不是办法。

「…怎么了吗?」屠自古回过神来就看见神子一直盯着她看。她出声后神子便伸出完好的那只手,掌心朝上。

……这是在跟自己要什么吗?

「喂完了。」

「那…我们回房休息?时间也不早了。」神子手伸回去后,还是盯着屠自古看。

她真的觉得太子大人连脑袋都被打傻了。自从醒来后,太子大人除了老是面无表情,情绪也没什么起伏过,应答也时常对不到拍。刚开始还以为是打击太大,之后发现太子大人对自己的遭遇根本没有想法。之前也问过大夫这样正常吗?

「大夫,妳板着一张脸,连头也不摇,就盯着我们看是什么意思!?」布都已欲哭无泪。

太子大人不只失去记忆、没了能力、丧失力量,连脑子都傻了。

追加属性:

病弱

三无(NEW!)

丰聪耳神子,全新包装、全新造型、全新配方、全新口味、新上市。简直不同人。

为什么说全新造型?她头上那两搓毛也成了垂耳,头发也变长些。嗯,其实也挺好看…姑母对不起,姪孙女错了。

「这游戏每代都有叫席德的人。」昨天半夜辉夜邀屠自古一起玩游戏,打到这个叫席德的角色出来的时候,她这么告诉屠自古。

一开始辉夜说要玩游戏时,她还以为是下下棋之类的。没问题,反正也睡不着,最近一堆事烦心,放松一下也好。屠自古想起生前跟和太子大人对弈,自己永远都赢半目,还为了这件事跟太子大人闹脾气过。

可是进了辉夜房间后,没有看见棋盘。只有奇怪的盒子,接着一块板子。辉夜各按了上面的按钮,板子就有了画面。她说现在外界都玩这玩意,还有小台的可以通讯,这是她从香霖堂买来的。

…不知道该作何表情。

结果一千四百年前的亡灵,玩起二十一世纪的游戏机,意外地上手,还顺便过了辉夜卡关的地方,通了整款游戏。换了另一片系列作,果真如辉夜所说又出现叫席德的角色。

「明明就是不同人,却都叫同一个名字。在每一个故事里也都扮演不一样的角色,一下是正派、一下是反派。除了名字都叫席德,外表、还有灵魂都非同一人呐。」

辉夜语毕便操纵主角,一刀捅死了席德。她略为惊讶道:「明明上一代很强的呀,怎么这代跟杂鱼一样。」

屠自古顿时有点鼻酸,肯定是熬夜的关系。又想起前天心来探望太子大人时所说的话。不好,连眼睛也酸了。

「那个人才不是神子。」


「太子大人?」屠自古见神子还是没回应,又叫了一声。

「……」神子又沉了一下才答。

「妳不用一直跟着我。」

「那怎么行,万一妳被死神袭击怎么办?」

「…我…」

「我说,门外的家伙已经站了整整一天,真的不见见吗?」帝从庭院另一侧走来,手插着腰说。

圣白莲已来不只一次。

第一次来的时候,屠自古跟布都就为了要不要见她而起争执,之后每来一次,她们就吵一次。屠自古觉得见白莲说不定对神子有帮助,毕竟她是少数的目击者,而布都始终认为她是加害者。

「反正妳要是敢放她进来见太子大人,我就跟妳拼命!」布都完全与命莲寺的人拒绝沟通,她甚至觉得心是她们的木马,这点真的让屠自古气疯了。

屠自古也不是没想过主动去找人厘清,只是神子现在这个样子,她真不敢让她离开自己的视线。不过异变的始末,屠自古大约知道了。

「老实说我打到一半就退场啦…还是问灵梦清楚点。」跩着灵梦来探望神子的魔理沙,一脸歉意地摸头。眼见魔理沙作球给自己,灵梦叹口气后,开始讲述事情的经过。

「二岩猯藏以前在外界的手下,想打破博丽大结界闹事。那妖怪的能力是偏转力量的能力,所以根本打不着,加上又提着一把有斩断结界能力的剑… 」灵梦托着腮,盯着地板半刻,想办法组织要说的话。

「那家伙,她的手是我害的。为了救我废的。」魔理沙突然对给灵梦作球感到后悔。她被猯藏带离战场时,神子的右手还好端端的。她完全不知道这件事。

「…这件事别给布都知道。」屠自古捏揉晴明穴,试图缓和情绪。

「之后为了抓那妖怪,那家伙就迎上剑,任它贯穿自己,抓着剑,试图困住那妖怪还是打不着,眼看那妖怪又要逃,就招了剑雨连自己也捅了。 」

「……」魔理沙看了屠自古。

「……」又看了灵梦。

「……」再看看自己杯里的茶梗立起。

老天,这气氛好沉重啊!魔理沙夹在两人中间,坐立难安。

「…还有什么吗?」

「没有,就这样。」

「…如果妳要找那把剑的话,太子大人醒来那天,娘娘就不知道跟着它去哪了。」屠自古言下之意就是:妳可以走了。

要说完全不气灵梦是骗人的,真说起来灵梦也是受害者,更不能怪她,但此刻屠自古只想自己一个人静一静。

知道对方下了逐客令,灵梦便起身离开。

「这只是我的直觉。」临走前她停在门前补充:「这场异变还没有结束。」

事实上这几天,灵梦还是为了修补被划了好几道口的博丽大结界奔波。不过显然她指的不是这件事。

「喂…灵梦!抱歉打扰了。」灵梦不顾魔理沙跟不跟得上、在身后呼喊。她大力踏出房门离开,仿佛做了什么决定。

这场异变由我来让它结束!


现在圣白莲又找上门,不外乎是个能进一步还原事发状况的机会。要跟我拼命就拼命吧,反正我早就没命了。布都今早刚离开要进行大祀庙的最后搬迁,没意外的话,到明天早上都不会过来。

「帝小姐,要是布都…」

「没问题,别让她发现对吧?」帝拍拍胸脯,对屠自古比了个OK的手势。

「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那么多麻烦。」屠自古欠身向帝表达谢意。

「嗯…妳不是缴了租金吗?既然是永远亭的房客,也算是我的雇主啰。」帝手插腰,并将比OK的那只手横放在胸前,吐舌头笑道。

「而且那个吵死人的家伙也没住这嘛。」

实在是欠永远亭太多人情了。屠自古重整心情,对神子说:「太子大人,今天有个人想見妳。」

「……」神子微微低头,大概是在思考。

「困了。」旁边的帝已捧腹大笑。

「…不准睡。」



TBC

评论

热度(1)

© 西竹石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