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杂食的生物(各种意味)
寂寞冷CP俱乐部会员

★绘党,最近为了产粮也在码字了
★No game,no life.
★摔死在东方坑,SLM本命
★养老提督,咸魚御主
★涉猎领域和作品族繁不及备载
★Marvel党,主MCU
★沉迷地球online,下线产出时间少

【东方】物归原主 参

【东方】物归原主 贰


参、

「灵梦~」一出迷途竹林,就看见黑白魔法使抓着毫不合身的帽子乘着扫帚往自己冲来。

有时灵梦也佩服雾雨魔理沙能一手扶着帽子、一手抓着扫帚战斗。就算魔理沙不嫌麻烦,她看得心也累。即使说了,魔理沙也只会回「没了帽子就不像魔法使啦!」这种莫名其妙的回答,那好歹也绑条绳子吧。

眼看就要撞上,魔理沙紧急刹车,扫帚在灵梦鼻头数公分前停下。又是一次完美的降落,整个过程灵梦眼睛连眨都没眨。

「怎么那么晚回来,我还担心妳死在外界了呢。」

「妳的语气完全没有担心的感觉啊!」

揶揄完黑白魔法使后,红白巫女绕过她继续往回家的方向走去。

「咦?等等等等等等,妳该不会想用走的回去吧?这里离神社超远的啊!」魔理沙快步跟上灵梦。

「要妳管,妳住迷途之家吗?」灵梦更加快她的脚步。

「那个妖怪狸呢?」

「嗯?猯藏?她说外界还有事情要处理,过几天才会回来,带我回幻想乡后又离开了。」

「最好别回来了。」灵梦即答。

「嘛~这次异变的主谋是她以前的部下,她也不好受…」魔理沙原本要替猯藏说话,看了灵梦的气场后又收起声来。哇…火气超大。

「啊,对了!神子那家伙没事吧!?」魔理沙的问题让灵梦停下脚步,她沉了半晌才答。

「死了。」随后又踏起脚步说:「过几天就醒了。」

魔理沙仿佛脑袋当机般杵在原地,等到她回过神来,灵梦早已走远。

「什…喂!灵梦!等等妳真的打算用走的回去啊!」魔理沙急忙追上,只见灵梦又停了下来,不过看起来不是为了等自己。

「我是来替紫大人取物的。」八云蓝两手插袖,开门见山说。

「…跟那个老太婆说东西没拿到。」蓝没有生气,反而看着准备绕过她的灵梦面带微笑。

「我想也是。」

「如何?这次的异变。」蓝歪着头表情依旧,灵梦没有继续前进、也没有回头、更没有应答。蓝又接下去说:

「相比起来,之前的异变都像过家家呢。扔扔符卡,异变解决,紧接着开宴会,喝喝酒就没事了。」

「……」

「结果这次的对手连弹幕都不会放,提着一把刀就杀了妳措手不及,同伴为了妳还废了一只手…啊啦,我都忘了博丽灵梦向来都只靠自己解决异变的,别人只会拖累妳对吧。」

灵梦紧握御币的手,因用力过度而微微发白。

「没有符卡规则的妳,根本手无缚鸡之力。」

「够了吧,还不快回去向妳家的老太婆报备!」蓝把头缓缓转过去,冷冷地注视着插话的魔理沙。

「雾雨魔理沙,妳也一样,妳牵扯太多『这边』的事了。」

「妳也一样多管闲事啊,我的事不用妳管!」魔理沙向蓝比了个鬼脸后就拉着灵梦跑走。

蓝直到两人从自己的视线中消失,才从反方向离开。



「魔理沙。」灵梦任由魔理沙拉着她走了好长一段路才发声。

「干嘛?神社还远着呢。」魔理沙告诉自己现在不能回头看灵梦的表情。

其实在这次异变中,魔理沙也跟灵梦一样受到了震撼教育。不如以往的「打倒」,而是货真价实的「退治」、「消灭」、「讨伐」。两人以前也不是没退治过妖怪,只是相比之下,小巫见大巫也不足以形容其中的差距,天差地别来比喻还是不及,那已是不同的境界。魔理沙头一次看到灵梦如此狼狈,头一次感受到自己可能会死,完全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的招牌技「极限火花」连同信心,就这样不费吹灰之力被砍成两半。

眼前紫、白莲,还有神子气势完全将魔理沙震摄住,一出手即招招毙命,这就是她们真正的实力吗?要是没有符卡规则,当初的异变自己早就死上千百回了吧?

当猯藏抓着她逃离战场时,魔理沙对于脑中先出现「得救了」想法的自己感到失望透顶。她逃避了,她不要这样结束。

「等等,放我下来!让我回去!」猯藏把魔理沙放下,紧接着一巴掌往她脸上招呼。

「清醒了吗?」猯藏拿起酒壶倾倒于口,抹嘴看着站都站不稳的魔理沙。

「连老朽的耳光都挺不住,还想回去。」

魔理沙尝试站稳脚步依旧不成,索性盘坐在地,低头捂着右脸。猯藏这巴掌打得她天旋地转,应不了话。

「想报仇的话,老朽随时奉陪,现在就给老朽老实待着。不然左脸老朽再给妳一拳平衡平衡。」

魔理沙的手已被浸湿,不知是鼻水还是眼泪,不停地从指缝中流出。猯藏见着即在她身旁坐下继续喝酒。

雾雨魔理沙今日惨败,输得彻彻底底。

「臭老太婆!」魔理沙吸吸鼻子,咬牙切齿吼道:「真的很痛妳知不知道!」

「信不信老朽真的再赏妳一巴掌啊。」猯藏嘴上这么说,却勾起了嘴角。



「如果妳想叫我别再跟着妳解决异变、退治妖怪的话,我才不答应。放心吧,我没那么容易死,神子也会没事的。想甩掉我妳想得美,未来十年、二十年我都会继续纠缠妳的。」魔理沙这番话不只对灵梦说,也是暗许自己要变得更强。

「魔理沙。」

「嗯?」

「我不用走的了,真用走的回去的话又会天黑的。」

「……」



屠自古觉得自己快疯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布都还在昏睡,不然她肯定疯得比自己彻底。

就在她跟自己的姪孙女彻夜畅谈的时候,铃仙匆匆跑来跟她说太子大人已醒,听起来是该高兴的事情才对。

「仙术失败了,灵魂提早返回身体,可是身体的伤都还没好,而且神子小姐又受了太多致命伤…」铃仙看着屠自古的脸色越说越没底气。

「所以现在呢!?」被妹红一吼,铃仙的耳朵变得更皱。

「我跟师匠会尽全力抢救的。」三人到了门前,铃仙说完就立刻钻了进去,门外只剩妹红跟来回飘荡的屠自古。

漫长,好漫长,不过是几个时辰,屠自古觉得比一千四百年还长。一千四百年前,她知道太子大人总有一天会苏醒。现在,她没有把握。

永琳一踏出房门,屠自古就风风火火地贴了上来。

「大夫,情况怎么样了!?」永琳皱了下眉。怎么有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要是再早一点醒起来,我也没办法了。」永琳摊手,之后语带歉意补充:「手的话,很抱歉…」

永琳觉得更惭愧的是,得知神子失败的那一刻,她内心先是松了一口气。大概是基于想补偿的心理,永琳又告诉屠自古,她或许可以利用神子的细胞再帮她培养一只手。屠自古显然都没听进去,人先活着比较重要,其他之后都还可以想办法。

床上的神子,还是紧闭着双眼,与先前不同的是有了呼吸和心跳,跟缠了满身的绷带。

皎月又高挂于天,睡了整整一天的布都听见神子已无碍,更是精力十足。相比之下,折腾两天的屠自古显得十分憔悴。当布都满心欢喜闯入病房时,屠自古的表情让布都想起她原是怨灵的身分。那狰狞的面孔,多多良小伞要是看到肯定会拜屠自古为师。

「屠自古妳先去休息吧,要是太子大人醒来又被妳吓昏怎么办?」布都说的有理,但屠自古不知道为什么想给她一拳。

「妳才别老是呼三喝四的,嗓门那么大,吵醒太子大人怎么办。」屠自古轻声反击,事实上她也没力了。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直到天明。



「我的天,姑母妳该不会都没阖眼吧?」妹红敲了两下门后,一开就看到屠自古瘫在椅子上,像条棉被一样一动也不动,眼睛盯着天花板像是要把它看穿似的。妹红的调侃她完全没力气搭理。

「另外一个跑哪去啦?」妹红觉得此时布都应该会守在神子旁才对。

「她跑去闹大夫说太子大人怎么还没醒。」这伤躺个十天半月都嫌少好吗!妹红知道自己说出来很没说服力,还是忍不住在内心吐槽。

「那这家伙的主人在哪?」她把芳香抓到屠自古前询问道。

妹红在之后就回去自宅休息,结果起床一出家门,就看到芳香啃了大片的竹林,似乎迷了路,妹红只好拎着她到永远亭找青娥。

「不知道,没见着。」屠自古努力回想最后一次见到青娥是什么时候。不行,脑袋没办法思考。

「就说娘娘不在,快放开我啦~」芳香眼睛成了><,挥动她僵硬的双手挣扎。

「放开妳?我家门外的竹子都秃了大半!」此刻任何声音进入屠自古耳中她都觉得是隆隆作响。她终于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而她失去意识前想的是:为什么幻想乡的亡灵需要睡觉?

……

屠……

屠…古……

「屠自古起床啦!!」一睁开眼就是布都放大的脸,还有她死命地晃着自己,往左看是姪孙女一脸poor you的表情,往右看…一个头上有两搓似耳朵的金毛缓缓从床上爬起。

「屠自古太子大人醒啦!」布都看屠自古一副还没清醒的样子,摇得更起劲。

「……太子大人!!」屠自古终于清醒,随即从床上跳起跟着布都到神子床边。

「……」只见神子面无表情环视房里每一个人,再看看自己的右前臂空空如也。

「太子大人,手的话大夫会想办法的!」布都急地大叫,神子还是没有反应。

永琳跟辉夜互看了两眼,帝跟铃仙说是不是脑子被打傻了,妹红揍了偷吃自己头发的芳香一拳,青娥依旧面带微笑。

「太子大人…」良久,神子终于出声。


「是我吗?」


屠自古觉得自己快疯了。



TBC

评论

热度(3)

© 西竹石流|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