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杂食的生物(各种意味)
寂寞冷CP俱乐部会员

★绘党,最近为了产粮也在码字了
★No game,no life.
★摔死在东方坑,SLM本命
★养老提督,咸魚御主
★涉猎领域和作品族繁不及备载
★Marvel党,主MCU
★沉迷地球online,下线产出时间少

【东方】物归原主 壹

前言及注意事项?
1.SLM中心,但各作人物几乎都会出场...吧23333
2.自己的粮自己耕,这是快饿死的我体会到的世界真理
3.沉重向?因为咱喜欢玩捏他,还是有些欢脱的
4.预计中长篇、二十话以内吧>我当初说是短篇写到一半发现根本不短,而改成中篇,然后现在...没有然后了。
5.相信我是HE

以下是正文开始吧

==============================================
壹、

今天无非是幻想乡最难忘的一天之一,连带这几天所发生的异变,足以让稗田阿求在求闻史记写上数十来页,对于「文文。新闻」亦是如此。

然而,此时此刻射命丸文却拿着自己的笔记本无所适从,眼前的每一个人(妖)要是逐一采访,肯定足以提供「文文。新闻」好几个礼拜的新闻量吧?身为专业的记者该趁现在取得第一手的情报不是吗,还愣在这里做什么呢?她忍不住吐槽自己。话是这么说,但眼前的情况却难以让人行动。

「呀勒呀勒……现在看起来不是采访的好时机呐。」文看着眼前命莲寺和神灵庙的冲突一触即发—

没有宣言、没有符卡,在场的每个人都知道这场战斗要是开打,绝非符卡规则的范畴内,不是弹幕游戏,而是最纯粹的厮杀。

写了几行采访的重点后,文往人群的方向飞了过去,无论是打算劝架也好,或是厘清状况也好,近一点总是来的方便些。她看了最后一行的字叹了口气,「啪」一声将笔记本合上、收起,继续看着物部布都对低头不语的圣白莲歇斯底里地大吼。

「当记者的巴不得天天有大新闻可写,但……」文心想。

「『丰聪耳神子的死亡』…吗?」


「啊啊……我知道了。」物部布都突然静了下来,先前的怒火仿佛不曾存在,眼底只剩一摊死水,与刚才力竭声嘶的怒吼不同,此时她的声调毫无抑扬顿挫。

「这场异变是你们联合起来要陷害太子大人的吧,妳为了杀太子大人,跟博丽的巫女串通好了吧,圣白莲。」

这家伙已经没办法沟通了。博丽灵梦想着是否要先手打破现在的局面时,一只折扇挡下她抽出符咒的手。

「先等等。」八云紫用只能依口型判断句子的微弱声音说道。等什么啊?等她们打起来后再来收尸吗?我才刚阻止个想拆了博丽大结界的丧心病狂,现在又来一批?灵梦用一连串的扭曲表情对紫表达她的不满,心不甘情不愿的收起符咒,手里的御币不停地敲打着肩膀,不难看出她的烦躁。

苏我屠自古从刚刚就一直跪坐在丰聪耳神子身旁,双手紧握着神子仅存的一只手低头,没人看得清她的表情。菖蒲色的披风已被全身上下无数利器贯穿的伤口所涌出的鲜血染红,血花取代了衣服上的图腾,若不是满身疮痍,此时神子的表情就像睡着一般。

「说起来那个妖怪也不是我打倒的。」看着神子原是右手掌处空空如也,只剩血肉模糊的断面,灵梦表情转为黯然,神子耳罩上染血的「和」字,她顿时觉得有些刺眼。

要是现在有人说:「冷静下来,大家以和为贵嘛。」,大概就会成为银发尸解仙的攻击信号吧。

然而命莲寺住持的默然更加为布都添火。

「喂,说话啊圣白莲!」

「妳有完没完!」村纱水蜜受不了对方单方面的抨击,不顾寅丸星的劝阻吼了回去:「圣才不会搞这种小动作!」

「一轮。」眼下的情况已让云居一轮难以消化,对于秦心的呼喊,并没有立即反应,当一轮转身回应时,当前的光景更让她措手不及。

「这个,是什么?」秦心伸出双手接下从脸上不停滑落的水珠问道,此时她的头上没有任何一张面具。

「……这个叫做眼泪,妳正在流泪。」

「为什么一直流泪?」心不断抹去泪水,但泪水像永无止尽般不停流出。

「一轮都变得好模糊,神子也是,还有大家。」

一轮抓住心的双手不知如何回答,明明好不容易学会第一个表情,本该好好庆祝一番才是。

「别揉了眼睛会揉坏的。」

「呵……」一直默不出声的圣白莲哑然失笑:「是我害了她没错。」

以怒发冲冠形容此时的布都再贴切不过,灵梦见状忍不住大叫:「喂!妳这么说的话那其实我也—」

折扇再次阻止她继续说下去。

「圣白莲!!!!!!!!!!!!」未等他人从白莲的话语反应过来,布都已经双手拿满盘皿向圣白莲冲去。紧接着天光一闪,一道落雷不偏不倚打在布都面前阻止她继续前进。

「屠自古妳做什么!?」布都完全无法理解屠自古的行为,杀死太子大人的凶手就在眼前,岂能放她走?今日要不灭了这帮邪寺妖众,枉我物部布都跟随太子大人多年! !

「吵死了妳这个笨蛋!」布都顿时语塞,眼前屠自古的表情是她从未见过的,是绝望、是悲伤。

生前的她对太子大人才有发自内心的微笑,以及对自己才有的发怒及调侃,遇过再艰难的局面屠自古也从未留下一滴泪,她对除了自己和太子大人以外的任何人,只有应付宫廷的虚假面具,而面具底下只有漠然。此时屠自古泪流满面的表情让布都手足无措。

「妳就不能安静一会吗?」只有布都听出屠自古语带的是卑微的请求,而非命令。我的天,苏我屠自古居然在求我物部布都,果然太子大人倒下后我俩的世界都乱了套。

「妳要我放她们走吗?」布都指着圣白莲,面无表情地看着屠自古,不禁失笑、随即怒斥,全在须臾之间。

「妳要我原谅他,就这样看她离开,以和为贵?」神子耳罩上的「贵」字早已被血液覆盖,无法看清。

「太子大人都死了!」

「对!死了!所以妳杀了她又有什么用!」

「嗨嗨~大家晚上好~」突兀的话语打断两人的争吵,声音的主人脸上带着与现场气氛毫不搭界的笑容从远处走向屠自古旁。

无视跟随在后张大嘴嚷着「娘娘我可以吃掉太子大人吗?可以吗?」的宫古芳香,霍青娥看着神子的遗体故作沉思歪头说:「嗯~这真是,脏器破裂、失血过多,不,说不定在受到攻击的当下就痛得休克死去了吧。」

青娥说了只要不是瞎子,或是红魔馆当家的妹妹都能做出的结论。看着即将大快朵颐的芳香,正当她准备出手阻止时,屠自古猛力地将落雷打在这个什么都吃的僵尸身上。

「芳香,不可以吃丰聪耳殿下,她醒来看到自己又少了一只手会生气的,七星剑也不行!」在芳香被电得焦黑的手触碰到前,青娥已把另一柄插在地上的剑拔走。

那把剑目测比七星剑长些许,没有护手、没有剑耳、没有剑鞘,剑柄处只有剑茎跟几条破布缠绕,并无剑铗和剑镡。青娥手握着剑,面向紫说道:「这个也不行~」

「……」紫一手打开折扇遮住脸,只露出眼睛,像是不想让人看清自己的表情一样,另一手则是放在背后,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青娥看。顺着她的视线方向,灵梦则是看到青娥身后的文一脸懵逼—

我看到了!文文我看到了! !八云紫开隙间取剑不成,反被霍青娥补了一脚什么的! ! !文眼睛睁得老大告诉灵梦她什么都看到了。

喔?所以呢?妳想报吗?妳敢报吗?妳想被隙间吗?灵梦摆了个拇指往自己脖子一划的动作回应了文。

显然在场的人除了射命丸文没有人发现、更没有人有余力注意到这件事(文因为这件事日后被紫关切了好几次已是后话。),原因在于青娥看似随口之言,透漏了一项信息。

失去主人的灵力支撑,数十个盘子掉落碎得满地都是,布都不顾碎片划伤膝盖、割破狩衣,连滚带爬的到青娥旁,宛若溺水之人看到浮木,抓着她不放。

「娘娘,妳的意思是……!?」布都哭丧着脸激起青娥想要捉弄她的欲望,要是现在说:「骗妳的★,丰聪耳殿下死透了,不会醒来了,完全没救了。都是妳没有好好保护殿下。」的话,这孩子说不定会当场崩溃呢。不行,要是现在再作死就没得玩了。

再说今天踩了那个老太婆一脚也值了。

「丰聪耳殿下还活着喔~」青娥说出布都等人期望的答案后,依旧忍不住补了一句:

「大概★。」


TBC.

评论

热度(5)

© 西竹石流|Powered by LOFTER